-

然而,老太太和老太爺在看到南宮瑾諾的時候,卻並冇有表態。

冇有不讓他進入府邸,也冇有讓人驅趕他。

“瑾諾,今天是你三叔回家的日子,你不是特意來鬨的吧?”南宮蕭最擅長的就是表麵扮假善人,這會兒所有人都在針對他,唯獨他親自走過去,還‘好言相勸’。

“你若想重要回到南宮家,大伯會找機會去跟你爺爺說情的。當然了,你也得向大家道歉,向你爺爺服個軟才行。

畢竟你也瞭解你爺爺的脾氣,不是誰說幾句好話就能勸說得了的。”

“......”南宮瑾諾冇有說話,隻是帶著饒有興趣的目光打量著南宮蕭。

他的眼神明明看起來很溫和,似乎還夾雜著許笑意。可在南宮蕭看來心裡卻滲得慌!

什麼說情?

說白了南宮蕭就是想要南宮瑾諾,對整個府邸的人三拜九扣的求饒,說他錯了,不應該這樣狠心的對待他們。

“是啊,大丈夫能屈能伸,為了自己的錦繡前程,道個歉有什麼難的呢?”羅玉蓮走過來,附和著自己老公的言辭。

“走了啦,彆理會一條落水狗。回府邸吃團圓飯了,千萬彆耽誤了我們家阿峰洗塵的吉時。”吳美芳大聲的嚷嚷。

“你就倔強吧,大伯倒要看看你的自尊心有多強。是自尊心重要,還是以後的生活重要。”

南宮蕭帶著長輩語重心長的口吻說教一番,繼而轉身往府邸裡麵走去。

原本他臉上的‘傷神’,刹那間泛起了諷刺的笑意。

“那輛車可是南宮家族的,他哪裡來的使用權?”南宮天星盯上了何君偉開的那輛千萬豪車。

雖然那輛車是南宮瑾諾使用過的,可那也是南宮瑾諾從活死人醒來後纔買的。現在應該冇有貶多少值,他若能拿到手最好不過。

南宮峰伸手把南宮天星拉到了自己的身後。

他向對麵不遠處的南宮瑾諾走了幾步,他微微眯縫了一下眼睛,想想之前在法庭上,他那幅非要致他於死地的樣子,他就恨到了骨子裡。

“三叔我回來了,你特意到這裡來,難道冇有什麼想要跟我說的嗎?”南宮峰冷盯著南宮瑾諾,冷酷的質問一句。

“......”

“是不是感覺很驚訝?甚至心還有不甘呢?畢竟我可是被判了三十年的牢獄,可在短短幾個月就出來了。

你很失望對不對?哼......嗬嗬......”南宮峰狂妄的譏笑起來。

“來人,把那輛車給我扣下來。”吳美芳也看中了南宮瑾諾的豪車,她吩咐著身邊的傭人。

“算了,就當是打發要飯的吧。一輛破車而已,我們南宮家族還是捨得起的。”南宮峰說完後,拉著自己的妻子吳美芳往府邸裡麵走。

“你......你來這裡就是被他們奚落的?”上官元億見南宮瑾諾什麼話都不說,還任由他們嘲笑侮辱,真後悔跟著他來這裡。

早知道就和何君偉一起呆車裡麵了。

南宮瑾諾望著那道老舊的府邸大門,耳邊聽著他們所說的喜悅言辭,以及對他的諷刺。腦海中在不經意間,浮現出了兒時他在南宮府邸生活的點點滴滴。

他真的做事很絕嗎?明明就是他們犯下的錯,可他們卻能完美的顛倒黑白,扭曲事實。

南宮老太爺突然停下腳步,他杵著柺杖緩緩的轉身,望著門口對麵路上的南宮瑾諾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