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南域神殿之主 >   第1254章

-

與此同時。

夏國北域儘頭,戰域最後一道防線——北涼城。

“混蛋!”

嶽山氣急敗壞,抄起一旁的長刀,就是罵道:“一群廢物!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嘶!

一眾下屬副將,惶恐不安。

嶽將軍這是接了誰的電話啊?

氣成這樣?!

“將軍...”

“把嘴給我閉上!”

嶽山冷眸一撇,立馬是吼道:“十分鐘,給我將北域境內所有才華做的名單,全部上報!”

“二十分鐘後!”

“封鎖整個北域,將他們的人頭,全部砍下來,裝進酒罈子裡,沉江!!!”

“是!”

一眾副將,齊齊應聲。

不敢多問!

嶽將軍的脾氣!

那可是連玄極戰神的麵,都不賣啊。

很快!

夜幕降臨下,整個北域徹底轟動了起來。

無數鐵甲北涼鐵騎,橫踏各地都城。

動靜很大!

弄得北域所有地下勢力,都是惶恐難安。

一處郊外彆墅內。

一個獨臂老人從床上爬起來,一臉的忌諱,“媽的,這北涼軍,抽得什麼風!”

床上,一個衣不遍體,傷痕累累的美婦,淚流滿臉,麵如死灰。

“哭喪著臉,給誰看!”

獨臂老人本就不爽,一個巴掌,就是甩了過去。

抽得美婦,蜷縮身子,不敢反抗,用力的捂住眼睛,不讓眼淚流出。

“晦氣!”

獨臂老人抬手掐著美婦的臉,“喜歡哭是吧?待會老子就把你那小相公,送去陰曹地府!”

“不!”

美婦痛哭失聲,“你答應過我,隻要我...”

“我改變主意了。”

獨臂老人一臉不爽,手指順著臉蛋,一路下滑,當觸及一片柔軟後,用力的一掐,譏笑道:“我要你眼睜睜看著他去死!”

“不!”

“不要!”

“求求你!”

任憑美婦如何哀求,獨臂老人都是不為所動,拖著美婦的腳踝,直接從床上拉了下來,一路拖到了彆墅的地下室。

說是地下室!

倒不如說是一間間的牢房。

每一間牢房裡,都關著一個女人。

並且是被厚重鐵鏈,拴住脖頸,再加上牢房的高度,不足一米,所有**身子的女人,都是趴在地上,彆剝奪走了尊嚴。

“第九十六號牢房,以後你就是九十六號,記住這個代號,等哪天老子心情好,喊到你,便是站著走路的時候。”

獨臂老人一臉的淫笑。

美婦崩潰!

在她的視野中,牢房門口,所有女人的眼睛,都像是死人的眼睛,彷徨,無助。

這是地獄啊。

在被獨臂老人拽到九十六號牢房前,一道咂嘴聲響起。

“你的眼光,就是獨道啊,哪裡找來的小少婦,呸呸,這身子軟的。”

“一念春,瞧你那點出息,就知道撿老子吃剩的!”

“你眼光好啊。”

聽到這話,獨臂老人拿腳踹著美婦,“進去!”

“不...”

“踹我,彆踹美人啊。”

一念春挫著雙手,扶住了美婦的酥肩,“彆怕,他就那脾氣,我就不一樣了,很溫柔的。”

似是一念春的態度,讓美婦絕望的內心,燃起了一絲救生的火苗。

“你怎麼對我都可以...不要殺我老公...”

“嗯?”

一念春不滿,捏著美婦的手,不斷用力,“美人,你胡說什麼呢,你怎麼會有老公?你是我和獨臂養的母狗啊,名字叫九十六!”

四目對視下。

一念春的眼睛,就像是漩渦一樣,讓美婦瞬間沉淪,開始了自我催眠,內心暗示:“我是母狗...”

“九十六號...”

“轟!”

“轟隆!”

突然!

劇烈的聲響,令得整個地下室,搖搖欲墜!

“草,誰在老子的地盤鬨事?!”

獨臂老人爆了一聲粗口。

可下一刻!

“砰”的一聲!

地下室被一輛裝甲戰車,硬生生撞開了一道巨大的口子!

緊接著!

是一道刺眼的強光激射而來。

“嗡!”

“嗡嗡!!”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獨臂老人和一念春嚇尿了!

這是武裝力量?

軍部?

幾乎是第一時間,二人相視一眼後,直接衝了出去。

瞬間!

密密麻麻的戰機!

從天而降!

恐怖的氣壓音浪,令得狂風作響,宛如厲鬼哀嚎!

攝人心魄!

“混蛋!”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怒吼聲響徹!

下一刻!

在一念春和獨臂老人的視野儘頭!

身披戰甲的嶽山,手持八尺長刀,麵露猙獰!

“竟讓你們這二個畜生,壞我了北域的風氣!”

“轟!”

“轟隆!”

厚重的腳步聲,撼天動地。

鐵血鑄就的肅殺氣場,令得空氣內的溫度,降至冰點。

嘶!

看著嶽山身後,肅然而立的數千鐵騎。

不管是一念春,還是獨臂老人,都是狠狠的嚥了口吐沫。

恐怖!

這究竟是發生了什麼?

他們乾這一行,可是死守規矩啊!

將士家屬不碰!

百官家屬不碰!

豪門家屬不碰!

說起來!

那地下室裡麵關著的女人,不是寡婦,就是普通家庭的小少婦,頂破天了,有幾個少女。

可她們!

無依無靠!

怎麼會惹得軍部如此興師動眾?

惹得麵前這位將軍!

這般惱火啊!

“將軍,誤會啊!”

獨臂老人嚥了一口吐沫,滿臉的恐懼。

“誤會?”

嶽山上前一步,恐怖的殺氣,將方圓百裡,化為一片鮮血籠罩的湖泊,每一步落下,湖泊震動,血染半邊天。

‘撲通!’

一念春渾身發顫,冷汗直冒,雙腿更是一個哆嗦,跪在了地上,怎麼都站不起來!

嶽山!

北域殺神!

整個北域疆土上的二號人物!

從戰域而來!

他的怒火!

豈能是一個偷雞摸狗的采花賊,能夠直視的?

‘撲通’

獨臂老人,緊接著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