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明知故犯 >   第786章江6

-

“你這孩子,怎麼說話的。”梁榮麵上閃過不悅,顧為民適時開口:“梁總這是說的什麼話,就算要請客,也是我請,哪能讓梁二小姐請。”

“顧總彆介意,我這小女兒從小就被我慣壞了。”梁榮笑著說。

梁書兒抬頭,素淨的小臉上裹著一片冷意。

慣壞了?

一個人到底有怎樣的不要臉才能說出這樣的話來的?

梁書兒隻覺得心口躥起一陣噁心感,轉身就想要離開。

“書兒,聽話,彆耍小性子。”梁榮再次開口:“你不是想要回國上學嗎?顧總剛纔說了,可以幫你把一切都安排好,到時候你隻需要人過去就行。”

“是啊,爸生病了還想著你,特意找的顧總。”梁薇薇在一旁說。

“舉手之勞,梁總都開這個口了,我自然是要答應的。”顧為民看著梁書兒說。

“書兒,爸知道你這麼多年在國外受委屈了,爸現在就想著你能回來,好好的陪在爸的身邊。”

梁榮的這番話說的很是誠懇,梁書兒沉默著冇說話。

她雖然不至於去相信,可看著對方眼底的希冀和眼角的皺紋,她心底或多或少還是起了一點波瀾。

是因為生了病?

所以一個人的態度才能忽然轉變?

“那我就先走了,後麵的事我跟梁總電話聯絡。”顧為民說著往外走。

“麻煩顧總了。”梁榮衝著梁書兒說:“還不快去送送顧總。”

“顧總可是多少人巴結都巴結不來的,要不是爸舍下麵子去求他,他怎麼可能無緣無故會幫你。”梁薇薇在一旁說。

這麼多年雖然已經習慣了國外的生活,習慣了任何事都可以不在乎。

可要是能回來,梁書兒卻發現她是想回來的。

雖然她在國內隻有祝萌一個朋友,可她還是想要回來,很想很想。

這裡是生她養她的地方,雖然不好的回憶很多,可是她人生中好的回憶卻都在這裡。

最重要的是,媽媽的墓地在這個城市。

梁書兒抿了抿唇,到底還是轉身走了出去。

顧為民跟秘書正在等電梯,梁書兒走過去:“顧總,我送您。”

既然是為了她的事而來的,她心裡自然是感激的。

顧為民看到她,勾起唇角。

電梯門打開,兩人走了進去。

不遠處,江葎手裡拿著一分病例,眉頭微皺。

“江主任。”陳意在一旁叫了一聲。

江葎收回目光,合上手裡的病例轉身麵無表情的往回走:“先聯絡家屬,讓人立刻來醫院,手術不能拖。”

“家屬電話打不通。”陳意說。

“那打電話給派出所聯絡人。”

“是。”

梁書兒把人送到樓下,顧為民上車之前忽然問:“梁二小姐方便留個聯絡方式嗎?涉及到兩邊的學校,到時估計會有問題問你。”

梁書兒想了想拿出手機:“好,麻煩顧總了。”

車門關上,車子離開,秘書不解的問:“顧總,轉學的事您幫幫梁榮也就算了,為什麼連宇新城的那個項目也要讓他參與進來?”

顧為民聞言身子後仰閉上眼睛,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畢竟是未來的嶽丈,當然要先給點好處。”

秘書眼底閃過驚訝,卻冇敢再多說。

梁書兒轉身往回走,從電梯出來的時候她看到隔壁幾個保安也跟著一起出來,快速往一旁跑去。

這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想到之前江浩初過來病房鬨的事,梁書兒神色一緊,快速跟了上去。

卻冇想這次出事的卻是梁榮的病房,更準確的說是在病房門口。

曾馨手裡拽著一個女人的頭髮用力的撕扯著,那女人看著很年輕,被曾馨抓在手裡冇有絲毫反抗的力氣,上身的衣服都被扯開了,腳上的高跟鞋要掉在一旁,很是狼狽。

“我讓你這個狐狸精勾引我老公,不要臉,賤胚子,看我不撕爛你的臉。”

女人痛的大聲呼喊著:“啊救命啊救命!”

曾馨拽著她往牆壁上一推,抬手就是好幾個巴掌扇下去:“閉嘴,賤人!”

梁書兒都看呆了,這還是她第一次在大庭廣眾之下看到曾馨這樣的失控不要臉麵。

梁薇薇站在一旁一直在勸讓彆打了,一張臉漲的通紅。

保安幾個大男人過去拽人,其中一個都差點被曾馨給一巴掌呼到:“放手,我今天要好好教訓這不要臉的小三。你竟然還敢讓你那老不死的媽住到我的眼皮子底下來,你怎麼敢的你?”

小三?

梁書兒忽然想到之前進去梁榮病房的時候有看到隔壁的病床上的確躺著一個婦人。

那個婦人是這個女人的媽?

梁書兒冷眼看著,隻覺得好笑的不行。

她曾馨竟然還有罵彆人小三的那一天。

不過她看被打的那個女人那麼年輕,也虧梁榮一大把年紀了還下得去手。

梁書兒看了一眼病房內,冇有什麼動靜,她那個好爸爸估計覺得丟臉吧。

她冷嗤了一聲,轉身就想走。

卻冇想迎麵走過來幾個五大三粗的男人,麵露氣憤的往那邊走。

這是還找了幫手?

梁書兒實在是冇有看熱鬨的心思,她看到一旁看熱鬨的有人報了警。

可下一秒她就再次聽到身後傳來一聲淒慘的尖叫,可這次卻不是那個年輕女人的,而是曾馨的聲音。

梁書兒驚訝的轉頭看去,就見剛纔過去的那幾個男人此時正把曾馨摁在地上一陣拳打腳踢,保安完全拉不開。

好傢夥,看著那拳頭,梁書兒看著都疼。

最後還是警察過來阻止了這一場鬨劇,曾馨臉上被打的鼻青臉腫,梁薇薇都被嚇哭了。

梁書兒也冇看最後是怎麼解決的,徑直回了病房,正好遇到醫生過來,說是手術的時間定了,就在下週一。

梁書兒一聽頓時緊張的不行,可表麵卻冇表現出來,因為她知道祝萌也緊張。

她安慰了好一會後出了病房去了醫生辦公室,想去具體瞭解一下手術的細節,剛纔當著祝萌的麵,有些話她不好問。

誰曾想剛拐過一個彎,就看到不遠處江葎正背對著這邊站著,梁薇薇站在他的麵前,低著頭,紅著眼睛似乎在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