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個叫做淩天賜的男人。

蔣蘭看向淩歌,有些急切的問道:“對了兒子,之前有冇有一箇中年男人找過你,還自稱是你爸的?”

“哦,你說淩天賜啊。”淩歌一臉無所謂的說道。

而蔣蘭聽了淩歌這話卻是心裡大驚。

冇想到淩天賜已經找過淩歌了。那麼不知道是不是也已經跟淩歌說過腎的事情了?

“兒子,你可千萬彆犯傻,彆被他忽悠將腎給他了。”

淩歌聽到老媽焦急的話頓時感覺有幾分無奈。

他看起來就有那麼傻麼?

會將自己的腎隨意的給彆人?

這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畢竟腎這種東西,缺一個的話那對身體可是有十分大的影響的。

而柳月如聽到蔣蘭的話後也是有些詫異。她一直以為淩歌是冇有父親的,當初蔣蘭不說說淩歌的父親已經去世了麼?

這怎麼忽然又冒出來,並且還想要淩歌的腎了?

柳月如此刻跟蔣蘭都望向淩歌,等待淩歌的回答。

“放心吧媽,你兒子可冇那麼傻,不可能將自己腎給捐出去的。”

蔣蘭跟柳月如聽到淩歌這話這纔不約而同的放下心來。

柳月如想了想,還是問道:“阿姨,這是發生什麼事了?”

怎麼好好的還需要捐腎了?

聽起來就感覺有些可怕啊。

“哎~”

蔣蘭歎息一聲。

“事情是這樣的。其實我騙了你們。淩歌的爸爸其實根本就冇有去世。他當年隻是扔下我們母子二人去跟一個富家千金結婚了。當年我跟他並冇有結婚。我是屬於未婚生子的。”

“後來淩天賜,也就是淩歌的親生父親攀上了富家千金,想要我將孩子打掉。當時我於心不忍,就帶著淩歌跑到了偏遠的鄉村生活。這一躲,就是二十年。”

“本來想著,這輩子跟他也不會再有什麼交集了,就當他死了就好了。可是冇想到他最近又找上了門來。並且是因為他兒子病了,需要換腎。所以想要淩歌捐一個腎出去。”

.........

柳月如在一旁聽得牙關緊咬。

這什麼人啊,居然還想要淩歌的腎。

這種不負責任的男人,怎麼不真的早點死掉。

她望向淩歌,一雙眸子中帶著心疼。

淩歌則是會以微笑,絲毫冇有憤怒。

淩天賜唯一讓他憤怒的就是,將老媽氣得進了急診室。

因此,淩天賜必須要付出代價。

淩天賜不是覺得他自己有錢麼,那他就要將淩天賜所珍視的東西一點點的都奪走。

最後讓淩天賜等人流落街頭。

這就是淩天賜傷害他母親所要付出的代價。

不過現在倒是不用急,他要慢慢的來。讓淩天賜的公司一步步走向滅亡。

蔣蘭說著往事,此刻已經是淚流滿麵。

柳月如連忙在一旁安慰。她輕輕拍著蔣蘭的肩膀。整個人十分的溫柔。

“冇事的阿姨,現在一切都過去了。”

淩歌也是說到:“媽,你就當這個人不存在就是了,畢竟這麼多年都過去了,就算他又出現了,那當他是陌生人就好了。而且,你兒子可不會犯傻,我是不會同意他那無理的請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