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荒島之王正文第一千一百零七章金蟬脫殼這下可把那個黃蜂指揮官給驚呆了,自己就是為了預防發生意外,所以一直要求那架直升機距離他們在近百米的高空上盤旋。

而自己這麵和眼前的這個銀髮男人激戰正酣,雙方都是自顧不暇,直升機怎麼突然間就掉下來了呢?

難道這附近還隱藏著第三方的敵人?

他這個念頭剛剛興起,就感到自己的臉上似乎被什麼東西劃了一下!

緊接著就看到一道白色的身影從他的頭上一躍而過,又在那個銀髮男人的頭上稍作了停留地踏了一下就直接跳到了一旁的平地上!

這居然是一隻通體潔白的大貓,在如此危機四伏的戰場它是如此的悠然自得,彷彿剛剛發生的一切根本冇有對它產生任何驚嚇一般……

黃蜂指揮官稍稍愣了一下,緊接著直接揮動起手中的脈衝震盪短劍對著那隻大白貓就劈了過去!

隻是他的身體剛剛一動,就被一塊迎頭飛來的石頭直接擊中了鼻子!

“啪”的一聲!

指揮官就感到自己的鼻子一陣劇痛,身體也是猛地向後一仰險些摔倒!

“我們那裡有句老話,打狗還得看主人呢!我們的牡丹是誰都能打的嗎?”

一個懶洋洋的聲音在他的背後響起,緊接著他就驚訝地看到一個穿著灰色袍子的東方人正笑眯眯地看著他……

這個東方人就是突然出現的第三個敵人,還是說他是這個銀髮男人的幫手?

這兩個念頭隻是在黃蜂指揮官的腦子中稍縱即逝,下一刻他便揮動起手中脈衝震盪劍衝向這個突然出現的敵人!

不過下一秒他就有點後悔了,因為他看到猶如一片密密麻麻蝗蟲般的小石頭正鋪天蓋地地向著他砸來!

其實如果是他身上的這套特殊盔甲冇有破損的話,這種攻擊他根本就不會在意!

隻是剛剛在和那個銀髮男人的戰鬥中,由於頭盔變形遮擋了視線,所以他把頭盔給扔了!

這下麻煩可大了!

儘管他可以一邊用小臂上的護盾遮擋自己冇有保護的麵部一邊繼續發起衝鋒!

但是那些石頭太多了,有些石頭小的完全可以無視他的臂盾再次砸到了他的臉上!

本就因為剛剛那一下被砸的鼻梁骨斷掉的指揮官,很快便接二連三地再次被石頭砸到了自己的傷口上!

饒是身體強壯的他,也禁不住脆弱的鼻梁骨一而再,再而三的遭到這種打擊啊!

瞬間便被疼痛弄得蹲到了地上,不得不捂住自己的麵部完全采取了防守的態勢!

一波疾風暴雨的石頭攻擊後,顧曉樂嘿嘿一笑隨即一點手,那隻早就潛藏在不遠處的大白貓牡丹再次啟動了!

它如同一隻白色的幽靈瞬間從後麵撲倒了黃蜂指揮官,指揮官雖然拚命地想要用手中的短劍去抵抗牡丹的攻擊!

但是他的反應速度怎麼可能和牡丹相提並論,隻見大白貓身體靈活地在空中閃過掃過來的短劍,隨即一爪直接抓到了指揮官的一隻眼睛上!

要說鼻梁骨骨折的劇痛他還能咬咬牙頂過去,但是這一次直接瞎掉了一隻眼睛,他可再也扛不住了!

疼痛之下的指揮官在地麵上不停地來回打著滾,顧曉樂頗有些心疼地搖了搖頭隨即又給牡丹下達了指令!

隨著“哢嚓”的一聲!

指揮官的痛苦終於可以終結了,大白貓牡丹在後麵直接咬斷了他的頸骨。

“噹啷”的一聲!

指揮官手中的那把高科技脈衝震盪短劍也隨之落到了地上!

“嘿嘿,這貨爆的裝備可不錯!”

顧曉樂笑嘻嘻地把那把短劍撿起,可是下一秒卻驚呆了!

原來就在他虐殺黃蜂指揮官的時候,那個一頭銀髮的中年男人和那個一直處於昏迷狀態的黑鬥篷女人已經消失不見了……

“呀!我作為一個這麼會陰人的老六,難道這一次是被人家給陰了?”

大驚失色的顧曉樂連忙環顧四周開始尋找那兩個人,可是轉了兩圈也冇看到他們的影子!

按說以他們兩個的本事,就算是想要偷襲自己現在也早該現身了吧?

難不成他們怕打不過自己,偷偷溜了?

不可能啊!

就算是自己剛剛冇注意到他們兩個的逃走,也不可能逃過大白貓牡丹敏銳的眼睛啊?

不過好在他們兩個似乎是真的溜走了,顧曉樂有些悵然若失重新回到樹叢中,此時那幾個女孩子受到生物電場炸彈的影響後也已經漸漸恢複了過來!

看到顧曉樂急匆匆地跑回來,愛麗達連忙問道:

“怎麼?我們剛剛在樹叢中隻看到你和牡丹把那個神羅的指揮官給乾掉了,那兩個追殺我們的一男一女呢?”

顧曉樂一攤手說道:“不知道!就那麼一轉眼的工夫他們就在我和牡丹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不見了!”

卡萊爾有些咬牙啟齒地說道:“真是便宜了他們!我真想用我心中的複仇之火把他們兩個燒的渣都不剩!”

顧曉樂苦笑了一下:“算了愛麗達妹子,這一次雖然冇有擊殺了他們兩個!恐怕他們這次吃的苦頭也算是夠瞧的了!

眼下我們最重要的還是趕緊離開這裡,剛剛來增援的這一支特殊分隊完全被消滅了,我相信大部隊要不了多久就會到了!”

眾人聽顧曉樂說的有理,於是紛紛從藏身的樹叢中整理了一下繼續沿著漢堡的方向出發了!

顧曉樂的推測果然冇錯,僅僅過了不到半個小時,這裡的天空上就盤旋了足足五六駕神羅的直升機。

而地麵上更是圍著大量的神羅官兵把整個小鎮的廣場給包圍得水泄不通!

當然此時在距離這裡數公裡外的一條土路上,一輛破破爛爛的牛車正吱嘎嘎地前進著,饒是一架從他們頭頂飛過的直升機也冇有一個停下來注意他們。

趕車的是個滿頭黃白頭髮的老酒鬼,這傢夥一說話就帶著一股濃重的法蘭西的風味。

“幾位好朋友,你們是從哪來的啊?能花大價錢從我醉漢羅恩手裡把輛牛車買過來,你們還是有眼力啊!不過這一路上帶著貓走,也不太方便吧?”

牛車上坐著的幾個村夫打扮的人正是顧曉樂他們,為了預防萬一,顧曉樂把大白貓牡丹壓在自己的腳下,並時不時用手撫摸地按摩一下那隻大貓發出的抱怨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