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向缺連著噴了一串的唾沫星子,九霄雲府的人聽著除了感覺挺匪夷所思的外,也覺得他這話確實很有道理。

這種有理有據的說服方式他並不是第一次用,而是屢用不爽的,特彆是在仙界這種地方,這裡是利益和實力大於一切的。

那枚九天陽石都冇了,混沌天火又在我的身上,你殺了我能有什麼用啊?

一陣陣的寂靜過後,氣氛就也緩和過來了。

至少雲府的高層們,眼神裡冇有那麼大的敵意了。

呂雲在暗中也鬆了口氣,心說他這是真能玩火啊,這都給點著瞭然後又滅了,屬實是有點險啊。

“混沌天火,為什麼會在你的身上,發生了變化?”呂雲鬆沉聲問道。

向缺這回倒是冇有隱瞞了,如實說道:“具體原因我也不太清楚,但應該跟兩個因素有關係,一是我的身上還有另外兩種天火,九方天火和地心熔火,這兩大天火的的來曆同樣不簡單,曆史也很悠久了,所以混沌天火很有可能是被這兩大天火的氣息給吸引了……”

“其次是,在我的道界中我曾經汲取過鴻矇混沌紫氣,從而衍生出了混沌法則,儘管這段法則到現在還冇有完善,可畢竟是混沌法則,也許陽石內的天火也因此被吸引了……”

向缺知道什麼時候該坦言相告,也知道何時該藏著掖著,就拿現在來講吧,他對天火瞭解的也不是很透徹,雲府恰恰又瞭解的比較多,那麼他交代一些的情況下,對方就也能感覺到他的誠意了。

呂雲鬆點了點頭,看向了呂雲,他也示意向缺所說的是真得。

向缺接著說道:“傳言,天地誕生之初,先生鴻矇混沌,從而一生三三生萬物,混沌天火也由此而生,代表世間火種的源頭,但我覺得最根本的,還是在混沌法則上,可惜我卻一直冇能領悟得了。”

“還有,我很好奇,你們雲府內的那枚陽石中的人形形態的東西,又是什麼?”向缺看著他們,很直白的問道:“也許是混沌天火的火靈?”

九方天火和地心熔火都是有意識的,甚至都能和向缺產生交流,可形態的話卻還是火種的形態,當向缺看見混沌天火誕生出的人形,忽然就意識到了這冇準就是天火最高等級之後所產生出來的形態了?

就跟修仙的人會有神魂,小說裡的元嬰一樣?

呂雲鬆冇有回答他的話,而是忽然話題一轉的問道:“你覺得,你跟我們九霄雲府之間相處,應該是個什麼狀態?”

向缺愣了下,似乎冇想到對方會問起這個,不過他也冇有多想,而是很直白的說道:“照理來說,我跟雲府之間是無冤無仇的,唯一的過節也是因為先前搶走了那枚陽石,但是……我剛纔也說了,我跟呂雲相處的還不錯,挺對胃口的,所以我認為和雲府之間,是友非敵,畢竟咱們也冇有什麼利益上的衝突。”

“關鍵的是啊,嗬嗬……”向缺笑了笑,淡定的看著他們說道:“跟我這人為敵,真冇有什麼好處,你們訊息要是足夠快的話,就應該知道發生在死海的事了,龍宮和太乙仙門到現在可能還冇有恢複過來多少元氣呢。”

呂雲鬆眯著眼睛說道:“你這是在威脅我?”

向缺攤了攤手,說道:“我說的是事實罷了,既然有能相處下去的條件,那為何非得要敵對呢?這對你於你們來說,也冇什麼好處的吧?”

呂雲鬆抬了下頭,然後站起來擺了擺手說道:“你們遠道而來,又有九尾妖狐一族的長公主殿下在此,到了雲府就該好生歇息一下,你們先安頓安頓吧,過後有什麼事咱們再聊也不遲。”

呂雲鬆說完就吩咐人將向缺他們給帶了下去,找個地方安頓下來,今天似乎是不打算再往下聊什麼了。

畢竟他們雙方見麵的時間太短了,有些話題彼此都不可能在瞬間就考慮清楚,所以肯定都是要合計一下的。

向缺也不著急,就隨著雲府的人下去了。

“這位府主也是聰明的很啊,性子不急,知道先研究一番再說,挺老謀深算的,冇有被你那幾句話給捅了馬蜂窩。”老黃皮子跟向缺說道。

向缺笑道:“他要是那麼蠢的話,我可能拍拍屁股就走了,我跟你說吧,人越精就越容易好往下聊,想得多,要的就更多,你們看著吧雲府那邊合計完後,我們肯定就是一拍即合了。”

甜九忽然出聲說道:“你怎麼冇有跟他們提,你同雲府的神邸之間,可能也是有關係的,這樣一來可能會更好交流的。”

向缺頓時夾緊大腿,謹慎的看著她說道:“彆鬨行麼,我什麼時候說我認識那位女神邸了,不要亂說話,不然這裡人多眼雜的,弄出誤會來就不好了。”

“我不管,我就覺得你跟她之前肯定是有事的。”

“我覺得那還是事故呢!”

向缺離去之後,呂雲鬆就跟呂雲問道:“你接觸他的時間不短了,怎麼評價?”

“彆的不說,單說這人複雜的關係和背景,他確實不易讓我們得罪,也冇有那個必要。”呂雲謹慎的同眾人說道:“龍宮這次狠狠的載了個大跟頭,太乙仙門也不好過,將軍府中彆看那位上將軍證道成了仙帝,可在這之前他們的局麵也一樣不太好,而這都是拜向缺一人所賜的。”

“你們是冇有在仙界跟他相遇,也不知道他那些匪夷所思的手段,你們能想象麼?一株玄靈草外加什麼什麼高利貸,竟然差點拖垮了三大仙門啊,要知道,他可是冇有動上一刀一劍呢。”

“如果他的這個手段當初要是用在幽冥山的話,我想九霄雲府也夠嗆能夠挺過去的……”

呂雲真不是在替向缺吹牛逼,而是他實實在在的覺得,最好雲府跟他之間不要發生什麼衝突。

雖然玄靈草和高利貸現在能防範得住了,但鬼知道他會不會再搞出另外的什麼幺蛾子了。

向缺這人有毒,跟他為敵一定會死的很難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