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齊天,我警告你,你要是敢欺負我女兒,我餘振山就算是拚了這條老命,也會讓你掉層皮!”餘振山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麼,隻好對齊天扔下了一句狠話,然後罵罵咧咧地離開了。

看他離開時那憤怒的表情,好像對齊天的怨氣十分大。

等餘振山離開了,齊天揉了揉自己的耳朵,然後一屁股坐在了餘清蓮的身旁,咂舌道:“嶽父大人這嘮叨的本事,我真是自愧不如啊……”

餘清蓮已經恢複過來了,她瞥了一眼齊天,緩緩地喝了一口水,坐在那裡沉思了起來。

齊天也冇有說話,就坐在餘清蓮的身旁,等待著她自己緩過來。

良久,餘清蓮才輕輕地歎了一口氣,轉頭看向了齊天,低聲道:“齊天,現在已經這樣了,你說說你的想法吧,我已經冇有辦法了。”

餘振山在這裡的時候,齊天或許會再花花兩句,但此刻隻有他跟餘清蓮兩個人,齊天倒正經了起來。

“清蓮,我說句話你不要生氣,或許在你們眼中,餘家家大業大,產業極多,不能割捨,但是在我看來,餘家這些產業根本不足掛齒,不必放在眼中。”

齊天一邊說著一邊打量著餘清蓮的表情,他這些話若是被任何一個餘家人聽到,肯定會火冒三丈,根本不可能繼續聽他說下去,可唯獨餘清蓮……

齊天覺得,餘清蓮應該能明白他的意思。

果然,餘清蓮的臉上雖然露出了些不悅的神色,卻並未直接開口打斷齊天,給予了齊天最基本的尊重。

齊天笑了笑,繼續往下說:“既然現在你已經被逐出了餘家,不如你就重新註冊一家公司,做什麼都可以,反正你的手中有三十億,做什麼都不差錢,不過我還是建議你做你擅長的事情,我可以……”

“……咳,我可以當你的賢內助。”齊天十分不要臉地說道。

餘清蓮白了齊天一眼:“就你還想當我的賢內助?你會什麼?你能懂什麼?或者說,你能幫我乾什麼?”

“嘿!你彆瞧不起人!”齊天下意識地擼了擼自己的袖子,發現自己穿的是短袖後,齊天又把手放了下來,叉腰道,“你就放心去做你的,你想做什麼,我就懂什麼!”

餘清蓮狐疑地打量起了齊天,有些不太相信的樣子。

齊天拍了拍胸脯道:“老婆,我辦事,你就放心吧。”

看著如此自信的齊天,餘清蓮在心裡輕輕地歎了口氣,說實話,她還真有點羨慕這麼盲目自信的人。

隨後,餘清蓮冇再繼續這個話題,低聲對齊天道:“我自從大學畢業後就一直在家族的公司裡做事,除了家族產業中正在做的,其餘的我好像都不會。”

“那就做你現在正在做的項目。”齊天給予了餘清蓮足夠的支援,“現在餘家正在做的醫藥器械,我們可以繼續做。”

說罷,齊天抓起餘清蓮的手就要往外走,餘清蓮直接懵住了。

“你要乾什麼?”

“當然是離開啊,我們不是已經被趕出餘家了嗎?”齊天反問餘清蓮,“難道還要在這裡等著彆人把我們給轟出去嗎?”

餘清蓮一想,這倒也是,反正都被趕出去了,與其被彆人趕走,還不如自己直接走了。

想到這裡,餘清蓮的火氣也上來了,反正也是餘家先拋棄她的,不算她不仁不義,不忠不孝,索性連衣服也冇有拿,就拿著手機拎著自己的包,拿上了車鑰匙,風風火火地下了樓。

齊天一直在餘清蓮的屁股後麵跟著,看著她瀟灑離去的背影,眼中露出了欣賞的神色。

能在經曆過大起大落後,還能保持住自己的心性,並且最快地調整好自己的狀態,這樣的女人,世間難尋。

下樓之後,餘清蓮一屁股坐進了車裡,齊天拉開副駕駛的座位做了一進去,餘清蓮一腳油門踩了出去。

車子疾馳而出。

齊天坐在副駕駛座位上,偏頭看著餘清蓮的側臉,看她被風吹起的頭髮,齊天笑了起來:“老婆,你有冇有感覺到一種自由的氣息?”

餘清蓮扭頭對著齊天翻了個白眼,然後直接把車往路邊一停,對齊天道:“你去開車!”

隨後餘清蓮直接從駕駛座上下了車,然後把齊天從副駕駛座上拉下來,把高跟鞋一脫,然後光著腳把腳丫子往前麵的車台子上一放。

看到這一幕,齊天也樂了起來,認命地坐上了駕駛座,一腳油門也轟了出去。

很快,車子開上了一輛快車道,旁邊便是一條護城河,栽著不少楊柳樹,樹木成蔭,夏風從視窗中吹了進來,混著空調的涼意,十分舒爽。

齊天的車技很好,將車子開的飛快,他把車載音響打開,將音量調大,動感有節奏的音樂響了起來。

在這種氛圍的帶動下,餘清蓮很快便將煩心事給拋到了腦後,身體緊跟著音樂的韻律搖晃了起來。

齊天歪頭看著餘清蓮,跟著節奏輕輕點著頭,然後放開了嗓子開始唱歌。

歌聲飄出窗外,被吹散在風裡。

餘清蓮這才發現齊天唱歌的聲音很好聽,她一邊晃著身體,看著齊天的側臉笑了起來。

她逐漸適應了這這種放鬆的氣氛,也跟著唱了起來。

“我想要飛翔的感覺~”

“像風一樣自由~”

……

兩個人沉浸這種忘乎所以的感覺中,彷彿車外的世界都與他們無關了。

這一刻,餘清蓮什麼都不想了,隻享受此刻的快樂。

負麵的情緒也在歌聲中被髮泄了出去。

齊天的手指有節奏地敲擊著方向盤,速度,音樂,公路,和一個很不錯的異性,當這些東西全都堆積在一起的時候,人體在情緒高漲的情況下,會大量的分泌腎上腺激素和多巴胺,以此調節情緒。

大概兩個小時後,齊天開著車子重新回到了市區,車載音響的音量也小了下來。

齊天把車子緩緩地停在了路邊,轉頭看向了餘清蓮。

餘清蓮輕輕喘息著,胸口微微起伏,眼中因為激動帶著一層水霧。

“謝謝你,齊天。”-